重磅解讀!“入群”自貿區,江蘇迎來這些“硬核”紅利

2019-08-26 17:48 來源: 我要評論0 字號:
【導讀】 如何以更大力度推動江蘇自貿區改革開放創新,加強改革系統集成,培育開放新優勢、新動能,把自貿區建設成爲引領全省高質量發展,服務于國家重大戰略的新高地,將是江蘇自貿區建設需要考慮的重大課題。對此,我們邀請自貿區研究資深專家加以解讀。

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是黨中央在新時代推進改革開放的一項戰略舉措,在我國改革開放進程中具有裏程碑意義。自2013年設立上海自貿試驗區至今,我國已先後批准設立12個自貿試驗區,形成了 “1+3+7+1”試點格局。今年G20大阪峰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宣布新設6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增設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新片區,開啓了我國新一輪自貿區建設。

今天,江蘇獲批新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涵蓋南京、蘇州、連雲港三個片區。如何以更大力度推動江蘇自貿區改革開放創新,加強改革系統集成,培育開放新優勢、新動能,把自貿區建設成爲引領全省高質量發展,服務于國家重大戰略的新高地,將是江蘇自貿區建設需要考慮的重大課題。對此,我們邀請自貿區研究資深專家加以解讀。

這五方面紅利,刷新江蘇發展新高度

截至目前,我國自貿區總數已達到18個,形成點線面相結合、全國遍地開花的開放新局面。自貿區是制度創新的高地,不是簡單的自貿區政策平移,更不是搞低層次的重複建設。自貿區發展要有內涵和目標定位,要結合各自資源禀賦和産業優勢,突出本區域特色,尤其是將服務國家重大戰略作爲本區域自貿區發展的重要方向。

毋庸置疑,新一輪自由貿易試驗區的設立是在新的發展背景下,根據經濟全球化新趨勢和中國對外開放新要求而做出的重大戰略安排和選擇。其中,既有國家戰略中的共性問題,也有各自的區域特色和側重點。綜合來看,江蘇加快推動自貿區建設的戰略目標應包含以下幾個主要方面:

服務實體經濟轉型升級。江蘇是全國制造業大省,實體經濟占經濟總量的八成以上,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江蘇時強調“一定要把制造業搞好”。十九大報告提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必須把發展經濟的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貫徹落實好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江蘇重要講話精神和十九大報告的基本要求,是江蘇新時期發展的一項重要任務。江蘇自貿區將實體經濟轉型升級作爲發展定位,既是承擔國家重大發展和改革開放戰略任務,又符合地方優勢和自身發展需要。

自貿區爲實體經濟服務,目前有四個自貿區提出類似目標,包括天津、湖北、遼甯和上海自貿區新片區,但江蘇實體經濟發展顯著不同于上述地區,目標是通過加快新舊動能轉換,提升産業自主創新能力,推進自主可控先進制造業體系和先進制造業集群建設。自貿區的特殊監管和保稅政策,將企業的功能從生産拓展到研發、檢測、維修、售後服務,直至變成實體型的綜合型總部,有利于發揮全産業鏈優勢,引導企業進行價值鏈轉型升級。

江蘇2018年提出要重點培育13個先進制造業集群,其中大多數都是自貿區應當聚焦發展的“硬核”産業。作爲全國制造業大省,江蘇制造業集群化發展具備一定基礎,下一步依托自貿區特殊經濟功能區的政策優勢,強化産業協作和內引外聯,重點打造以集成電路、人工智能、生物醫藥爲代表的世界級先進制造業産業集群。

培育高質量發展的創新引擎。自貿試驗區和自主創新示範區“雙自聯動”發展,促進優惠政策深度疊加、創新功能有機融合,提高吸納和配置全球創新資源的能力。從自貿區角度,改革創新經驗在自主創新示範區裏複制推廣,自貿區資源優勢支持自主創新示範區建設。從自主創新示範區角度,科技成果爲自貿區提供試驗,有助于彌補自貿區因投資、金融和貿易領域的制度創新而忽略的科技創新這一局限。

“雙自”聯動就是把自創區和自貿區對接起來,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促進科技、金融、貿易、産業的多維度融合,推動人才、資本、技術、知識的多要素聯動,加強産學研、內外資、政社企的多主體協同。南京和蘇州利用自貿區吸引全球技術和人才等高端生産要素,深化科技創新體制改革,激活創新要素,打造創新的策源地。

蘇南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與自貿區之間的聯系和互動,建設全球獨一無二的長三角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集群,充分發揮其集群示範與帶動效應,推動長三角區域産業協同創新。自貿區試驗區的創新驅動要突出開放引領,要把自貿區打造成開放創新的重要平台,積極融入全球創新網絡,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相結合,對外參與全球創新競爭,進一步提升我省有效利用和整合全球創新資源的能力。

輻射帶動區域協調發展。自貿區的設立是推動我國新一輪改革開放的戰略需要,是落實區域協同發展戰略的創新舉措。江蘇三個自貿片區通過有效分工、相互協調、集成創新,各自發揮對周邊地區的輻射和帶動作用,對構建沿海、沿江、內陸開放聯動發展的新格局具有積極意義。

南京建設自貿區,要進一步提升南京省會城市首位度,在支撐、帶動和輻射全省高質量開放中發揮好省會城市的應有功能和作用,同時依托自貿區輻射揚子江城市群建設,以自貿區爲支點助推蘇皖合作示範區建設。

蘇州在長三角一體化加速推進的當下,以自貿區爲契機主動對接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建設,在與上海自貿試驗區以及周邊長三角地區的互動中導入創新發展資源要素,集聚、整合和吸引全球高端生産要素和創新資源,與上海協同打造世界級的先進制造業集群和國際開放新門戶。

連雲港作爲江蘇沿海大開放的龍頭和蘇北振興的重要增長極,要利用其港口和開放優勢,與徐州的産業物流優勢形成疊加效應,發揮自貿區在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東方起點的先行先導作用,協同推進淮海經濟圈開放和一體化建設。

推動長三角一體化高度融合。作爲國家戰略的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是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在這樣的背景下建設江蘇自貿區具有非凡意義和深遠影響。自貿區的重要特征是要素在區內自由流動,長三角自貿區聯動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是構建區域間人才、物資和文化自由便利交流的機制,以基礎設施硬聯通和體制機制軟聯通,有效支撐各自貿區人流、物流和信息流,尤其各類高端創新要素流通,增強經濟互動。

除了貨物流動提供更大便利性之外,實現人才共認共用共育,共同促進長三角自貿區高級人才的有效流動和優化配置。建立自貿區科技産業聯盟促進科技資源開放共享,整合現有大型科學儀器設備資源和分析測試資源信息,運用信息網絡和通信技術在共用信息網上發布與連接暢通。探索長三角在自由貿易賬戶、跨境投融資彙兌便利、人民幣跨境使用、利率市場化、外彙管理改革等領域實現政策協同與資源共享。

打造“一帶一路”交彙強支點。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江蘇重要講話中指出,江蘇處于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交彙點上,要主動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當前江蘇自貿區三大片區都必須處理好“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的關系,積極主動實現自貿區與“一帶一路”的完美耦合,找准自己在國際、國內、長三角地區和江蘇本地四個層次的定位和發展機會。

其中,連雲港片區更是承擔深度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重大使命和責任,憑借“一帶一路”橋頭堡的地緣優勢,加速和提升“一帶一路”自由貿易中的貨物運輸、物流中轉、客運集散效率,放大國家東中西區域合作示範區的東西雙向開放功能,建成服務中西部地區對外開放的重要門戶、東中西産業合作示範基地。自貿區在投資自由化、貿易便利化、金融國際化、行政管理簡化等方面試驗推行制度創新,著力發展離岸經濟,強化實施差別化探索,形成適應轉口貿易、離岸貿易、服務貿易發展的制度安排,爲“一帶一路”制度建設創造條件和積聚經驗。

以自貿區爲平台增進“一帶一路”國際經貿合作,連線日、韓等亞太國家外商通過自貿區開展投資貿易,借助自貿區的聚集效應推進建設有影響的區域發展中心、重點産業中心、綜合樞紐中心,加強對長三角“一帶一路”産業發展和布局的金融、貿易、科技、商務服務,努力成爲“一帶一路”交彙點建設的“強支點”。

——南京大學商學院教授、博導,南京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江蘇經濟國際化決策咨詢研究基地秘書長 韓劍


給江蘇帶來的,絕不僅僅是“政策紅利”

當前,江蘇開放型經濟正處于一個重要發展關口,能否抓住自貿區建設帶來的戰略機遇,有效應對各種挑戰,將成爲影響江蘇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實現這一戰略目標,既要充分發揮自貿區建設中制度型開放等優勢對創新資源的吸引和集聚的作用,更要在包括優化營商環境、完善制度設計、夯實設施基礎、搭建各類平台等各種軟、硬件條件中,走出一條切實有效的可行路徑。

秉持正確的建設和發展理念。自貿區建設本質上是一種體制和機制上的探索和試驗,不僅要有助于自身轉型升級,實現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還要能夠將這種基于體制和機制帶來的競爭新優勢,形成具有可複制性和可推廣的經驗做法。江蘇加快推動自貿區建設自貿區建設,應摒棄以往開放發展中“政策紅利”的觀念,在諸如創新激勵政策、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各類貿易和投資便利化舉措、搭建各種有助于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發展的各類平台、優化營商環境特別是打造國際化、法制化、市場化的營商環境等方面,做出有開拓性的探索和試驗,據此形成開放型經濟競爭新優勢。

充分利用各種合理優惠政策。自貿區建設本質和核心是制度型開放,是探尋更爲合理的體制和機制安排。實施合理的優惠政策仍是加快推動建設自貿區必不可少的政策舉措,它對于吸引和集聚高端生産要素仍具有重要作用,對于激發各類經濟主體的積極性和能動性,尤其是激發和釋放創新要素的活力和動力,仍具有一定的激勵和催化作用。江蘇加快推動自貿區建設,一方面要借鑒現有自貿區建設在優惠政策方面的成功做法和經驗,另一方面,要根據自貿區建設的區域特色、自身的戰略目標和建設的側重點,實施更加有針對性和可行性的優惠政策,尤其是高端人才引進等方面的優惠政策。

加快建立與國際經貿規則相銜接的改革機制。江蘇加快推動自貿區建設,需要認真跟蹤研究能夠代表未來發展方向的國際經貿規則演變趨勢和主要內容,明晰其可能的運行環境和需要的基礎條件,在保證風險可控和國家政策允許條件下,主動對標找差,注重對照高標准國際經貿規則,或即將形成的高標准國際經貿規則,以此爲目標導向倒逼自貿區內改革。通過規則變革和制度優化,在內部推動現行的規則安排和制度設計,逐步向高標准國際經貿規則趨近。最終形成能夠與新型經濟全球化所要求的新規則、新制度相銜接的基本制度體系和監管模式。

注重搭建和利用各種載體平台。依托自貿區建設探索制度型開放要充分把握和利用好各種開放平台在規則變革和制度優化中的先試先行作用,比如可在綜保區、海關特殊監管區,進行大膽試、大膽闖、自主改,逐步形成一些“可複制”與“可推廣”的規則體系。針對一些重點新興産業,可借鑒上海自貿新片區特殊經濟功能區理念,探索實施更高水平的貿易自由化便利化的政策和制度;依托自貿區制度創新,可探索試行實施以安全監管爲主、體現更高水平貿易自由化便利化的監管模式,取消不必要的貿易監管、許可和程序要求等,充分發揮各種平台和載體的作用。

注重優化營商環境。根據清華大學發布的2019長三角地區營商環境指數排名,江蘇的營商環境與廣東、上海相比仍存在差距。從營造國際化、法制化、便利化營商環境角度看,江蘇真正轉向制度型開放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作爲江蘇加快推動自貿區建設必不可少的建設內容,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既是挑戰也是機遇。

完善促進自貿區建設的保障措施和激勵制度。以前述各目標爲導向和指引,江蘇加快推進自貿區建設和發展,離不開完善的制度保障和必要的激勵機制。一方面自貿區建設過程中應設立聯席會議機制,聯合省商務、發改、經信、科技、財政、國土、環保、住建、林業、海洋漁業、安監、統計、金融、海關等部門,針對自貿區內重大項目、龍頭企業激勵扶持政策等由聯席會議“一事一議”、個案研究。另一方面要完善考核評價和激勵約束,對于信用等級較高、表現更佳的企業,給予更大的優惠政策和更爲便利化的特殊制度安排等,反之,則可以根據不同情形,設定強制整改以及采取其他懲戒措施。

——南京審計大學教授戴翔


實現江北新區“三個升級版”的強勁動能

南京江北新區作爲全國第13個國家級新區,肩負著“三區一平台”,即自主創新先導區、新型城鎮化示範區、長三角現代化産業集聚區、長江經濟帶對外開放合作重要平台的戰略定位,並且要服務于國家“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長三角一體化的國家重點戰略,要以高水平的對外開放倒逼深化改革,以國際高水平貿易投資引領經濟高質量發展和現代化産業體系建設。

利用南京自貿區發展機遇,江北新區可以重點升級打造三個新區升級版,即産業新區、制度新區、生活新區。基于這一目標,南京江北新區在建設自貿區的過程中,既要對標國際高水平貿易便利化規則,更要體現江北新區“三區一平台”的國家戰略定位和自身發展需求,不僅要秉持正確的建設和發展理念,還需要有明確的思路和切實可行的路徑。

打造制度高地。南京自貿區在政策層面的絕對優勢不明顯,必須考慮從“區位條件、産業導向”上著手,爭取在用好用足現有政策的同時,結合江蘇、南京、江北乃至蘇中、皖東的具體情況,探索一條突出區位優勢、凸顯産業導向的江北之路。在證照分離改革、商事登記制度、負面清單和准入前國民待遇、貿易便利化等方面加快多項制度創新,著力優化行政審批流程和簡化建設審批程序。南京自貿區不能簡單通過政策優惠和稅收補貼,而要通過法制、稅制和管制三大制度創新,打造開放層次更高、營商環境更優、輻射作用更強的開放新高地。

推動“雙自”功能聯動發展。南京江北新區作爲南京建設蘇南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的重要載體,在創新創業環境打造、體制機制創新、人才培育培養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自創區以體制機制創新爲主要任務,通過體制機制創新破解制約科技創新的各種瓶頸,以發揮創新驅動對轉型升級的引領作用。自貿區同樣以制度創新爲核心任務,以更加開放、更加有效的政策吸引海內外高層次人才來甯就業創業、創新創造,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吸引全球創新資源集聚,有效促進人才鏈、創新鏈、資本鏈、産業鏈的深度融合。

協調好與周邊地區關系。考慮江北新區“據江、臨省、腹地深”的區位特點,“江港在側、空港環繞、陸港在建”的潛在條件,充分調研蘇皖兩省甯揚泰淮合馬蕪滁八市貨物流通需求,重點關注醫療器械藥品、先進制造業、農産品、生活消費品、煤炭鋼鐵、化工大宗商品等産業的進出口+國內集散需求,向上爭取相應的口岸功能,通過聯動一區(江北新區)多港(南京港、揚州港、馬鞍山港等)多機場(祿口機場、揚泰機場、合肥機場)多通道(省會—蘇中、南京—合肥、沿江上下遊等),加快打造長江經濟帶重要貨物集散樞紐。南京自貿區建設要減少對周邊地區的虹吸效應,擴大輻射效應,加快從要素流動集聚向創新功能輻射的跨越,與甯淮特別合作區聯動發展,成爲蘇皖地區未來的創新策源地、引領區和重要增長極。

服務于國家重大戰略。設立自貿區是一項重要的國家戰略,重中之重是在探索自身高質量發展同時,還需要立足更大國際視野,站在更高發展起點,對接融入國家重大戰略,爲國家深化改革開放進行探路。南京自貿區要充分融入“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長三角一體化等國家戰略,加快建設長江經濟帶對外開放合作重要平台,與上海自貿區聯動發展,推動自貿區成功經驗的可複制可推廣。如積極搭建境外投資平台,努力成爲長江經濟帶企業走出去的橋頭堡;服務長江經濟帶區域大通關一體化,帶動長江經濟領域國際貿易産業發展,積極推動長江經濟帶自貿區多式聯運、通關一體化等方面的有效融合。

——南京江北新區自貿區聯合課題組


鏈接

1、什麽是自貿區?

在一國或地區的境內關外設立的,以優惠稅收和海關特殊監管政策爲主要手段,以貿易自由化、便利化爲主要目的的多功能經濟性特區。

2、國內已有哪些自貿區?

截至2018年,中國共設立了十二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分別位于上海、廣東、天津、福建、遼甯、浙江、河南、湖北、重慶、四川、陝西和海南。

3、新一輪設立的自貿區有哪些?

新設立的自貿區包括山東、江蘇、廣西、河北、雲南、黑龍江自由貿易試驗區。

4、國際上自貿區建設有哪些先進經驗?

美國紐約港自貿區

紐約自貿區目前有5家制造商和9家倉庫運營商,40%的制造商出口海外市場。紐約港自貿區現有的企業包括汽車進口商、汽車加工商、多種用途的倉庫運營商,以及冷凍濃縮橙汁進口商。在紐約港自貿區出台的21項優惠政策中,減稅是當之無愧的關鍵詞,具體包括推遲繳納進口關稅、倒置關稅率節省關稅、無關稅出口、節省爲廢品支付的關稅、國際退貨免關稅,等等。

迪拜自貿區

目前迪拜有30多個自貿園區,其中以傑貝·阿裏自貿區最爲著名。該自貿區建于1985年,對迪拜GDP的貢獻超過30%。其成功經驗可總結爲三點,即寬松優越的政策和投資環境,實行政企合一的運營和管理機構,實行“1+N”産城融合模式。迪拜自貿區的運行模式可以總結爲:一個自貿區(如傑貝·阿裏自貿區)結合N個特色産業城(如迪拜金融城、迪拜互聯網城、迪拜媒體城等)。

巴拿馬科隆自貿區

科隆自貿區實行“倉儲區”與“商鋪區”多元並存的發展模式,在保留貿易特色的同時,還發展了運輸、通訊、金融、保險、房地産、旅遊和其他服務業。其管理模式高效自由,比如,自貿區海關辦事機構只對進出口貨物與外界的聯系通道進行監管,對區內貨物的正常經營活動不加幹預,豁免關稅的範圍相對較寬,自貿區的進出口手續簡便快捷,通關效率很高。

新加坡自由貿易園區

新加坡自由貿易園區從性質上屬于海關的特殊監管區域,功能較爲簡單,主要以發展轉口貿易、提供物流服務爲目的。新加坡自由貿易園區的建設有兩方面值得借鑒,一是健全的法治保障,制定了《自由貿易園區法》;二是管理體制,涉及政府和主管機構兩塊,前者負責招商、規劃,後者主要負責具體的開發。

交彙點記者 顔雲霞 整理


作者:暫無
編輯:張偉偉
點贊 52 發長微博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爲“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衆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爲鹽阜大 衆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