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希亞:他用一生研究細菌

2019-08-21 10:08 來源: 我要評論0 字號:
【導讀】 然而這些危險的致病菌,在我國著名微生物學家、菌毛學創始人牟希亞眼裏卻是“寶藏”——他利用細菌菌毛,培育出了可治愈疾病的“良藥”,研發的“銅綠假單胞菌注射液”守護了無數人的健康

一提起細菌,很多人都會將它與痢疾、霍亂、結核等傳染病聯系在一起。然而這些危險的致病菌,在我國著名微生物學家、菌毛學創始人牟希亞眼裏卻是“寶藏”——他利用細菌菌毛,培育出了可治愈疾病的“良藥”,研發的“銅綠假單胞菌注射液”守護了無數人的健康。

2014年,牟希亞因病去世。今年是他逝世五周年,近日,記者來到牟希亞女兒牟心赤家中,傾聽牟希亞一生研究細菌的故事。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讓我們追尋老一輩科研工作者的足迹,啓封那些年代久遠卻又曆久彌新的動人故事,去感受那份深藏在峥嵘歲月中的無私奉獻與光榮夢想。

5d5bc3cef3e803d21b0f37b7_570x

牟希亞(1927~ 2014),籍貫山東省棲霞市。中國著名微生物學家,菌毛學創始人。大連醫科大學微生物教研室主任。

離家求學 他用身體營造“無菌實驗室”

牟希亞生于山東棲霞,家境殷實,他是家中長子。家中落後的觀念並不支持他讀書,強迫他辍學管理家族事務,但他沒有放棄對知識的渴望。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山東淪陷時牟希亞跟隨南逃的學生一起逃至四川,被英國教會學校收留,依靠獎學金完成了中學學業。

1947年,牟希亞考取了西北工學院(現西北工業大學前身)化工系,在化工系學習期間,他感染傷寒,雖治愈但卻因引發嚴重的牙周感染導致滿口牙齒基本脫落,這段患病經曆使他深刻感受到中國當時醫療條件的落後。

彼時,國家滿目瘡痍,風雨飄搖,“醫學救國”成了很多進步青年的理想。牟希亞重新思考了自己的理想和職業生涯,從化工系肄業,重新考取西北醫學院(現西安交通大學醫學系及蘭州大學醫學院前身)兒科系,希望能盡己之力救人、救國。

新中國成立後,牟希亞被分配到大連醫學院。從1952年起,師從著名醫學微生物學家魏曦院士和人類學奠基人吳汝康院士、藥理學家張毅教授、循環生理學家吳襄教授等。在魏曦院士的帶領下,牟希亞等5人參與了抗美援朝美軍細菌戰罪行調查工作,多次奔赴中朝邊境進行細菌分離及鑒定。通過對大量臨床病例的觀察,他發現抗生素的長期使用會引起人體正常菌群的失調,並可能使細菌産生耐藥性。于是,他産生了制備“菌苗”治療感染的想法,並爲此展開長期的實驗研究。

1959年,牟希亞通過實驗研究首次提出“細菌依靠菌毛粘附在人體易感細胞表面進而占領感染點,從而進一步引發疾病”的假想推理,並通過微生物菌毛作用機制的研究,分離及深度純化肺炎克雷伯菌、變形杆菌、大腸杆菌、銅綠假單胞菌等30多株細菌,深入探索其遺傳生物學特征、微細結構、毒力、致敏性、綜合致病力和免疫調節活性等。但隨後,大連醫學院南遷至貴州遵義,科研條件一度極爲落後,研究工作也因此受阻。

牟希亞攜家帶口來到遵義,卻因水土不服身體極爲虛弱。簡陋的條件和病痛的折磨下也沒有中斷研究工作。“沒有無菌室,他便淩晨起床,盡量選擇相對幹淨的環境;沒有酒精燈,他就用煤油燈消毒;沒有保溫箱,他便用自己的體溫培育菌種……”女兒牟心赤說,即使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父親也營造了最爲簡易的“無菌操作箱”,並成功培育出了第一批減毒後的菌株。

成果轉化 他讓菌毛嫁接技術讓世人知曉

“初次見到嶽父,感覺他是一個十分刻苦的人。”回憶起第一次見到牟希亞的場景時,牟心赤的丈夫朱瑞賢還曆曆在目,“當時嶽父由于身處高原嚴重水土不服,不幸患上了神經根炎,近乎全身癱瘓,被緊急調往青島進行治療。在火車上,他也沒有放棄學習的機會,依舊看書鑽研。”

靠著這股子韌勁兒,牟希亞不斷地學習和研究,經過20余年的反複論證,他選擇了銅綠假單胞菌作爲母體,通過培養方法的調整及反複的傳代使此銅綠假單胞完成減毒,並通過基因改造使其在原有叢毛性MRHA菌毛的基礎上,進一步證明周毛性具有“跨菌屬免疫源性的MSHA菌毛”。

銅綠假單胞菌,原稱綠膿杆菌,在自然界中分布廣泛,爲土壤中最爲常見的細菌之一。同時,本菌也是條件致病菌,患代謝性疾病、血液病和惡性腫瘤的患者,以及術後或某些治療後的患者較易感染。談及牟希教授爲何選擇銅綠假單胞菌進行研究時,牟心赤介紹,“銅綠假單胞菌 MSHA菌毛株的菌體周圍有許多纖細而剛直的菌毛,經MSHA試驗後呈現強陽性,均有很強的黏附作用;其次,生活中的各種水、空氣、人類的皮膚、呼吸道等部位都有這種菌類,具有廣泛的適應性。”

牟心赤回憶說,父親當時通過細菌培養基配方、培養方法調整等手段反複進行銅綠假單胞菌完成減毒工作,經過多年研究,最終得到一株能高表達甘露糖敏感血凝特性菌株,並通過200次以上的傳代確定了其穩定性。

1984年,牟希亞用生物工程技術成功培育出綠膿杆菌甘露糖敏感血凝菌毛株,並制成具有雙向免疫調節作用的治療用生物藥品——綠膿杆菌制劑,它可調整人體免疫及細胞免疫的不平衡狀態,增加巨噬細胞和HK細胞的活性,支持人體建立完善的防禦體系;該菌株1985年經學界著名專家界定,一致認爲是國內外首創,1986年獲得原衛生部科技成果乙等獎,1996年列爲國家火炬計劃,于2007年取得國家發明專利。

2014年,牟希亞因病去世。在他生命的最後幾年,依然在爭分多秒地做細菌方面的研究。牟希亞出生、成長于祖國風雨之時,新中國成立後,在艱苦的科研、生活條件下,牟希亞潛心研究,不爲紛亂複雜的外界所幹擾,不斷實現新的科研突破,追隨著共和國發展的腳步,追尋心中那份崇高的夢想和從不曾改變的情懷。

創新科研思路 開啓免疫治療新裏程

小小的一支杆菌制劑,凝聚了牟希亞畢生的心血,也延續著牟家三代人的事業和情緣。牟心赤現在是銅綠假單胞菌注射液生産公司萬特普安的副總工程師,其女兒朱潔,是總工程師。朱潔從小受外公牟希亞的影響,對微生物學、醫學就很感興趣,高考報志願選專業時,爲了有更系統的藥理學知識來進一步開發外公的研究成果,朱潔選擇了藥學專業,如今與父母一起延續著先人的心血。

值得一提的是,牟希亞的妻子也是優秀的微生物學家,在牟希亞研究、開發菌毛的過程中,妻子給予了他很多幫助。

“作爲一名社會公益事業和社會責任的積極踐行者,讓更多的人遠離疾病,爲他們帶來健康是我們一直以來奮鬥的目標。”牟心赤說,受限于當年免疫學的發展和科研等條件,致使綠膿杆菌制劑的醫學價值尚未得到彰顯,機制研究缺乏,産品價值被嚴重低估。2015年,神威藥業收購了萬特普安,開始了新一輪的深度開發工作。

“通過多年的基礎及臨床研究,目前該制劑的作用機制已基本明確,安全性也得到多年臨床使用的肯定及支持,它在惡性腫瘤的治療中可顯著降低複發和轉移、延長生存期、提高化療療效、減輕化療毒副作用和免疫抑制。它更大的意義在于免疫調節作用,這方面的作用還需要繼續深入挖掘。”牟心赤說。

牟心赤表示,爲推動這一中國式研發成果蝶化並走向國際,除了自身研究和努力外,未來也希望聯合各位專家運用國際前沿的科研思路、技術方法等對綠膿杆菌制劑進行更加深入、系統的再研究,努力將其打造成中國生物免疫治療的標杆,創造世界免疫治療的新裏程碑。

“老人家在生活上非常非常簡單”,朱瑞賢眼中的牟希亞,是個對吃穿用度都毫不在意的人,很多時候連吃的什麽飯都不知道,因爲他在吃飯的時候也是“心不在焉”“食不知味”,全部的心思都在思考那些小小的微生物和細菌。

牟希亞一生坎坷,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才有了穩定的科研環境,他一生無所求,心中滿懷對微生物事業的熱愛,和對人類健康命運的無私大愛,全身心投入到微生物和細菌的研究中,爲我國微生物和免疫調節事業默默做出偉大貢獻。

作者:暫無
編輯:胖胖
點贊 55 發長微博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爲“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衆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爲鹽阜大 衆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